首頁 » 公告與新聞 » 媒體報道 » 正文

經濟日報:中國向全球銅定價中心沖刺

記者 ?;荽?/p>

執大象,天下往。

 

在全球大宗商品市場中,誰掌握定價話語權,誰就掌握市場主動權。

 

11月19日,上海期貨交易所全資子公司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隆重推出國際銅期貨合約,中國市場對全球銅供應鏈的定價功能將進一步攀升,我國提升對重要大宗商品的價格影響力再落新子。


在保持現有上海期貨交易所滬銅期貨合約(面向中國境內)不變的基礎上,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上市國際銅期貨,沿用我國原油期貨的“國際平臺、凈價交易、保稅交割、人民幣計價”的交易模式,全面引入境外交易者。

 

“此舉將使外國投資者在全球最大的銅消費國進行交易。全球最大的工業金屬進口國和消費國再次顯示出其在市場上的主導地位。”路透社評價。英國《金融時報》評論,上海正在對倫敦在金屬交易中的主導地位發起挑戰,國際銅合約有可能成為全球定價基準。

 

一直以來,我國期貨市場有一個愿景:在國際大宗商品市場上形成具有定價話語權的“中國價格”。國際銅期貨的誕生,意味著在全球銅產業鏈上形成世界參與的“中國價格”漸行漸近。

 

銅期貨的華麗演變

 

不久前,習近平總書記在浦東開發開放30周年慶祝大會上提出“提升重要大宗商品的價格影響力,更好服務和引領實體經濟發展。”銅期貨發展之路,正是一個典型詮釋。

 

銅是重要的工業金屬和宏觀經濟的晴雨表。我國是全球最大的精煉銅生產、消費和進口國。2019年我國精煉銅生產978.4萬噸,全球占比41.24%,消費1208.0萬噸,全球占比50.72%,凈進口323.4萬噸,均居世界首位。銅市場化和國際化程度高,境內外期現貨市場發達,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眾多,風險管理需求強烈。

 

早在1993年,上海期貨交易所前身上海金屬交易所推出我國國內首個銅期貨合約。經過多年發展,銅期貨改變了現貨市場的定價模式,還為企業對沖價格風險提供了有效工具。“滬銅期貨價格已成為國內銅現貨行業的定價基準。”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副會長尚福山告訴經濟日報記者。產業參與期貨市場的歷史長,基礎好,銅期貨一度是中國期貨市場的一面旗幟,被期市稱為“銅老大”。

 

實力決定話語權。從全球視野看,銅的國際定價權有一個漂移弧線。

 

在20世紀90年代以前,世界有色金屬的主要定價中心在倫敦(倫敦金屬交易所,英文簡稱LME)和紐約(紐約商品交易所,英文簡稱COMEX)。20世紀90年代以后,隨著我國期貨市場的建立和發展,以及實體經濟的崛起,上海(上海期貨交易所,英文簡稱SHFE)在全球有色金屬市場上的定價話語權逐步增強。隨著我國成為全球銅生產和消費第一大國,國際有色金屬市場逐步形成了倫敦、紐約、上海三足鼎立的格局。

 

親歷者上海鑫德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朱澤文告訴記者,最初上海期貨交易所在有色金屬里面只有銅和鋁的交易。那個時候,上海有色期貨市場幾乎是倫敦的“影子市場”。“倫敦金屬交易所收盤后,一整天上海價格就在倫敦收盤價格附近波動,波動幅度很小,交易量也很小。”朱澤文回憶。

 

隨著我國加入WTO,中國有色金屬的產量和消費量、進口量持續爆炸性增長,上海交易所因其規范化以及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獲得了巨大發展。“上海價格”反過來開始對倫敦金屬交易所的期貨價格產生巨大影響。“不少國外交易員不得不凌晨起來工作,以獲得有利交易地位。”朱澤文說。

國際銅的星辰大海

 

滬銅期貨的影響力與日俱增,為何又要推出國際銅期貨呢?

 

上海期貨交易所黨委書記、理事長姜巖接受經濟日報記者采訪表示,我國存在國內含稅和境內關外保稅兩個銅現貨市場。簡單說,就是現貨“池子”不一樣。含稅市場反映的是國內市場供求關系;保稅市場則反映遠東時區的國際市場供求關系。

 

因此,滬銅期貨面向國內市場,其價格是國內現貨貿易的定價基準。而推出國際銅期貨,其價格更直接地反映全球現貨市場,特別是遠東時區國際市場的供需情況,能更好地服務企業國際化風險管理需求,提升中國成為全球銅定價中心的競爭力。

 

目前,我國保稅區銅庫存數量超過國內完稅銅庫存數量和倫敦金屬交易所(LME)全球倉庫庫存總和。但上海期銅的價格不能為關外貿易定價,國際貿易中,中國企業使用美元定價的合同,即倫敦金屬交易所LME的美元價格。

 

盡管中國買家有全球單一國家最大的采購量,盡管中國交易者在上海期銅和LME期銅之間的套利交易是LME銅交易量的重要來源,但封閉的市場無法造就真正的強者,成就定價話語權,因此,國際銅期貨破繭而出,應運而生。

 

國際銅的“池子”連上國際市場的“大海”。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黨委書記葛紅林表示,國際銅期貨的推出,為全球的銅產業鏈提供了全新的風險管理工具,提供了以人民幣計價的透明、公允的國際市場價格。

 

國際銅研究組秘書長保羅·懷特表示,未來以中國為代表的遠東市場將在銅的生產、消費和貿易上繼續貢獻主要的增長量。上海國際銅期貨將有助于全球投資者共同參與“上海價格”的形成,從而進一步提升中國在全球銅產業中的國際影響力。

 

香港磐石金融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石成虎告訴記者,國外的大型礦山和主流貿易商在密切關注國際銅合約的進展。將來如果國際市場采用上海INE國際銅人民幣的價格來作價國際貿易合同,那中國在銅上的定價話語權就算實現了。

 

生產第一大國,消費第一大國,合二為一。


市場主導大國,定價主導大國,合二為一。

 

為國際市場提供更豐富的風險對沖工具

 

銅業生意,一個特點是現金流好,但利潤薄。因此,業內流傳著一套“五差賺錢法”。所謂“五差”,就是指時間差、利率差、匯率差、積差和價差。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銅價在國際上有個特點,就是“牽一發而動全身”,“今天倫敦銅價大跌,明天上海銅價也會跌,而這個時間差就可以把握。好比大洋的海面都不可能是平的,這樣的不平就可用來賺出利潤。”

 

國際銅期貨上市之后,將與滬銅期貨,LME銅期貨三者并行,三者價格聯系也將更為緊密,會出現更多價差的組合,從而演化出更豐富的套利工具。

 

通過國際銅合約,原有的滬銅和倫銅之間的阻隔將被打通,外資參與暢通無阻。石成虎表示,這意味著在滬銅期貨和國際銅期貨之間將存在無跨境障礙、無匯率風險的套利交易。這將顯著改善國內銅進口企業以及銅冶煉企業的成本控制和利潤狀況。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對于境外出口到中國的企業而言,相較于倫敦金屬交易所,多了一個價格參照平臺和可以交割貨物的平臺,“畢竟上海國際銅期貨具備靠近全球最大消費地,庫存集散地的地理優勢。”他說。

 

中糧期貨有限公司首席金屬分析師衛來認為,由于國際銅價格中理論上包涵了LME銅價、保稅區溢價和人民幣匯率三個重要變量。企業可以利用國際銅合約鎖定匯率風險,規避匯率敞口。

 

日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表示:“新形勢下的人民幣國際化可在堅持市場主導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對本幣使用的支持體系,為市場作用的發揮創造更好的環境和條件。”國際銅期貨亦助推人民幣國際化。

 

“人民幣國際化一個關鍵問題是,國際投資者拿著人民幣能干什么?有了上海原油期貨,可以在中國買原油,有了國際銅期貨,可以在中國買銅……中國正在給國際上人民幣的持有者以更多的投資機會。”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國際銅期貨必將成為中國問鼎定價話語權的又一張新名片。

 

目前,我國已有6個國際化期貨品種,分別是原油期貨、鐵礦石期貨、PTA期貨、20號膠期貨、低硫燃料油期貨、國際銅期貨,期市國際化加速推進。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表示,“進一步擴大期貨品種對外開放范圍,更好滿足境外實體企業和投資機構風險管理需求”,“擰緊中國與世界共同發展的利益紐帶。”

附件下載
(*^▽^*)MG宝石奥德赛投注 国标麻将规则的番种 天天捕鱼达人修改器 黑龙江36选7新开奖 北斗娱乐棋牌 全民麻将打牌开挂软件 武汉晃晃红中赖子杠 老鹰vs奇才季后赛第六场 吉林11选五号码走势图彩经网 河南福彩快3号码走势图 快中彩规则介绍 双色球第84期开奖结果 吉祥麻将吉林市小鸡飞蛋 真人麻将四人麻将 福彩3d历史上的今天开奖号 内蒙古快3推荐号 浙江体彩6十1杀号专家预测